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所有一切的作别
叶子 2016-09-23 10:29:11

空空如也,两年之久,终于可以和这座大厦说再见了,此时此刻,我在工位上坐着,来码这篇文字。产品部那边的桌子已被拉去某个地方,地面上的碎纸片静静得躺在那里,还无人来安置它们的去处。其他部门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打包显示器,主机等公司物品,我一边敲代码,一边听撕胶带的声音,内心还是一点感慨。感伤的程序员伤不起,总是在某个地方会滋生出一些小情绪。从明天开始起,我们就要告别这里的所有。

5层的食堂,人潮人涌的长队,涨价得自助面,难吃得青菜,大碗的重庆小面,不放辣椒不放香菜撒点花生米的清汤面。还有擦得亮堂得桌子,放在窗台那妖艳的假花装饰,微风一吹总是会倒在桌子上,吃饭的人总是会惊叫一声,然后继续拨拉碗里的面,挑着带点儿维生素的西红柿细丝慢慢入口,吃完起身,端着饭盘,将饭盘推给忙碌的服务生,筷子放在白色的框里,然后大步得离开。所有的一切就此告别,告别雨天漏雨的五层楼顶;告别白色没有名儿的饭卡,告别食堂找座位的记忆。

以后恐怕再无机会去楼下的麻辣馆,一个人吃一次麻辣烫,微辣加点醋,还是麻得带劲儿。靠着窗户吃,挑起卷成团的粉条入口,心里直呼好吃,好吃,真好吃。记得上次吃的时候,是和几个京片子一块吃的,当时悦姑娘高兴请大家搓了一顿,一边吃一边吐槽身边的事,吐糟过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记得上上次吃的时候,是和侯哥吃得,那时侯哥还在减肥,期盼变成一个瘦猴,所以吃得很少,也给我省了几块钱。再上上上次,已记不太清了,总之没有下一次了。永远作别,就好像从没去过一样。

以后恐怕再无机会去那条路的大碗张吃拉面了,尽管我一般去了点西红柿鸡蛋拌面,可是他们家主要是牛肉拉面。环境还可以,就是在饭点去的时候,没什么好位子。以前我们的三人组老去哪儿吃,吃完还能溜达溜达散散步。可是现在三人组解散了,我就成了混五层的主儿,天天早中晚都是耗在食堂了。尽管北京地大拉面馆多,熟悉的味道很难在第二家吃到,所以作别了。

所有的一切作别,公司要搬到一个离天然氧吧近的地方,或许那里有更好的食堂,更好的拉面馆,更好的美食城,此处不续费,别处更辉煌。人总是生活在别处,看风景总是会看到熟悉的画面,接触新朋友总是似曾相识的感觉,去某个地方总是带着所有期待出发,结局总是不太在乎。敲代码的程序员比较纯粹,继续闲时查bug,忙时敲代码,过着无代码心不悦的生活。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