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云中谁寄锦书来
叶子 2016-07-07 23:31:59

刚才在地铁上听到几个小孩在讨论,该去哪里就读高中。应试教育的存在,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必然结果。听他们讲话,必不是什么学霸,340得分数也成不了学霸。家长的期望当然是能上一所好的高中,分数不够,只能钞票来凑,等待他们的还有高考的残酷,毕业后的彷徨,工作后的迷茫。此时此刻,他们在谈班里的学霸,包揽了全年级的前三名的传奇,听他们不停得惊呼,神一般的存在……瞬间把我带到了高中时代的记忆。

那时还没有淘宝,没有京东,没有智能手机。我们用得是可以砸核桃的诺基亚,那时还没有快捷通讯的微信,我们唯一的沟通方式,有钱的买个诺基亚,没钱买些香信纸。想念远方的好友,铺开纸张,写一封信或是寄一首诗,写好了折一个相思叶,放进白色信封里,找个近一点的邮筒,丢进去满怀期待的离开。开学第一天就跑到传达室,喊着大爷,有我的信吗?有得话,眼里带着笑意,没有的,眉头紧锁着。就如《北京之西雅图不二情书》那样,等一封信,漫长得如同一生,但是慢一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。慢一点,才能写出优雅浪漫的话语。

我通信的姑娘是竹,她原来是我的高中同桌,后来转学了。从那以后,我们就书信往来,她总是写一段歌词或是写一首小诗过来,信叠得整整齐齐的,拆开信扑鼻而来的是信纸淡淡的清香。她总是说,学业太忙,信就写得不那么勤了。我回她,没有关系,学业为重。有时我们也会写春暖花开,面朝大海的诗句。或者说,高中三年真的好漫长,浪迹天涯吧!可是天涯在哪里,不见面就是天涯吗?疯言疯语的高中生,稚嫩的言语谈论着现在都不懂的人生。有时也会很八卦,那个长得像郭品冠的班长和班里大眼睛的姑娘好了,细碎的小事都写在纸上,有时会画个可爱的萌宠,结尾总是写两个字安好!她总是说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,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。她信上写满多愁的句子,我总是回她善感的诗,少年不知愁滋味,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就这样,断断续续书信到高中毕业。

至此,上大学后再见面就是简单寒暄几句,有时会发个朋友圈,捧场点个赞。QQ占一个分组,几乎不怎么联系。工作以后,大家越来越忙,外地漂来漂去,忙到连朋友圈也懒得去看,越是便捷的通讯工具越是找不到真心。微信秒回的聊天,就如快餐店的食物,令人乏味。科技带给人类的永远都是两面性,一面提高快捷的便利,一面淡泊原来的人情味。多久没有拿起笔写过方方正正的汉字了,多久没有收到远方寄来的书信了,多久没有见过曾经的发小了,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愿远方的友人,无聊得时候有手机作伴,彷徨得时候有贵人指点,工作得时候活少钱多离家近,恋爱的时候碰到百分百完美先生或温柔多情的俏菇凉,挤地铁的时候可以挤上,出门坐公交车有座,买刮刮乐可以刮出大奖,外出旅游没有雾霾,去武汉时不是水城,回老家可以开着私家车兜风,住北漂的早日买到房子,双十一打折时可以捡到便宜,过年回家的时候可以随时抢到票。万一这些都是幻梦,请铺开信纸写一封信,你会发现多少年没写过字了,写得可真丑。哈哈!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上一篇: 局外人

下一篇: 第一次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