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四姑娘(一)
叶子 2016-06-23 22:27:44

家里排行老四,姐妹们就叫她四姑娘。四姑娘生活在一处平原,长相清秀,老是在外面捅娄子,回到家里却伪装成听话的样子,乖乖的听爸妈念叨,口里一直重复着我懂,我知道。那时候还不知字典有敷衍这个词,但她学会一个词叫应付差使。从那以后,她把这四个字用拼音标注在日记本上,然后自己画了一棵向日葵,几条线条连接在一起,花瓣歪歪扭扭,远看不是花,近看也不是花,可四姑娘却视它为宝,哥哥抢着要看那幅不成样的画,她却非不给,最后那页纸被撕掉一个大角,四姑娘嚷嚷着,赔我的画,赔我的画。家里人都在忙,无人有空闲听她的委屈,她只好找来胶水认真的粘起来了,一边粘一边哭泣着,像远方的诗人在思念梦里的爱人那般凄美。

家门口有两棵大柳树,年轮一圈绕着一圈,不知他们的年龄有多大,听爷爷说他小时候就在了,每逢夏天枝叶繁茂,七旬老人带着大蒲扇在那里一边扇风一边逗邻居的小孩子,每次四姑娘待在树下,折一根柳枝,抽到地上,卷起一地灰,发出咻咻的声音。阿姨们挥挥手一脸嫌弃的指着四姑娘,熊孩子,一边玩去,我刚穿的花衬衣掸着一身灰。四姑娘摸了摸自己的小脸,很识趣得躲在爷爷身边,皱着眉头看爷爷他们下象棋,对面的老人喊着当头炮,四姑娘接着嗓子喊马来跳。爷爷看她嘀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,脑瓜里不知又在想什么鬼点子。爷爷一摆手,不玩啦,领着四姑娘吃午饭喽。四姑娘一路跟着爷爷,一路讲个不错,叽叽喳喳,叽叽喳喳。她说,爷爷你教我下象棋吧!爷爷蹙眉说道,不行,不行,女娃娃学什么象棋,以后好好学习就可以啦!四姑娘一听不乐意,耍赖喊着爷爷你偏心,教哥哥不教我,哼!爷爷笑呵呵得回了屋,四姑娘却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着了魔。

后来四姑娘迷上了跳方格,忘记象棋的事,爷爷满心欢喜,再也没有小孩蹲在他身边瞎嚷嚷了。四姑娘一边跳一边数着格子,一个两个还有五六个,单脚跳,单脚跳完双脚蹦,双脚蹦完往回跳,自己画着方格子,玩得不亦乐乎。邻居的妹妹们在玩跳花绳,一边跳一边唱,四姑娘立马丢下方格子,去寻找更好玩的跳花绳子,妹妹们让她当替补,她焦急的等待着,脑子里却琢磨着怎么跳好呢!终于轮到她了,第一次跳绳笨手笨脚的,老是踩着地上悠起来的大绳,四姑娘有点泄气了,妹妹们却笑她太心急,于是带着四姑娘一起跳,她似乎找到了门道,一边跳一边唱着:小白兔白又白,两只耳朵竖起来,小白兔转个圈,爱吃萝卜爱吃菜,蹦蹦跳跳真可爱。四姑娘开心得唱着跳着,有趣极了。那时的方格子线条已被路人踩的看不出痕迹,而岁月的那个四姑娘,依然如初,藏着怪想法,寻找着更好玩的事情。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