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陌生的地方,熟悉的人
叶子 2016-06-14 21:56:14

红砖瓦,黄细沙,过时的流行音乐,破败的旧房子,陌生的地方熟悉的人,语言不同只能微微一笑。苍翠的树木,坑坑洼洼的路,发出滋啦滋啦响的三轮车,贴着小广告的电线杆,没有麻雀飞在上面,却留着海誓盟深的誓言,粉笔写着小东爱小芳的稚嫩粉笔字。穿过一巷又一巷,走过一街又一街,思绪飘来又飘去,环顾四周,远处的红砖瓦堆了一层又一层,披上一层白纱,还露出一角。途经一条河,没有名字,暂且叫它未命名河,河面风平浪静,不起一点涟漪,路上的行人忙碌着,操着当地的家乡话,满脸通红的讲着话,我听不懂就观察他们的表情。经过一大片麦地,麦地里挂着五颜六色的稻草人,稻草人不会说话不懂喜怒哀乐,只待飞鸟啄麦穗的时候,他摇晃着脑袋吓吓飞鸟,鸟儿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,翱翔中空中肯定在想,那个人长得可真奇怪!

行走在陌生的街道,总是有路人观望,我穿着白衬衫,长着巴掌大的脸,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看我,长得不像本地人,穿得太学生气,还是因为一条流浪狗一路跟着我的缘故。木木总是说我身上带有某种特质,招惹猫猫狗狗,招惹牙牙学语的小孩纸。曾经在北京郊区游玩,一个一岁多的小妞儿,牵着我的手不松开,她痴痴得望着我,仿佛说某个地方见过我。还是把思绪拉到原处,我给流浪狗起名lucky,我一路喊着,它一路跟着,我等红绿灯,它也等红绿灯,我摸摸它的小脑瓜,它就高兴得摇摇尾巴。我身体不舒服,去医院做常规检查,它就在门外等着。可能我去的时间有点久吧,等我从医院出来,它就跑的无踪影了,即使一遍又一遍的喊lucky,它还是不会出现。我内心顿时有一种失落感,一面之缘的lucky就这样不告而别了,一面之缘的lucky陪我走了2.5公里,过了两个红绿灯,穿过一条长长的河,一路一回头它依旧跟着,欢喜一路。回到家里,很累倒头就睡着了,梦里lucky又出现了,我伸手去摸它,它瞬间消失了,逃不脱最终的结局,我依旧停在原地想它。

灵性的狗,感性的人,凌乱的思绪飘空中;陌生的地,熟悉的人,大片大片的麦田随风摇,我和木木一起坐在屋顶吹着风,听他讲儿时的故事。他说他原来的家不是这样的,墙没有那么高,可以一伸手就能摘到邻居家的桃子,他说他总是在墙上跳来跳去,每一次都是跳得满脸灰。我努力发挥想象,想象那个单纯可爱的少年。我安静得听着,听他说那个可爱丑萌的不倒翁,听他说把大片大片的花种在屋顶,那个夏天整个屋顶都是芬芳的气息。听他说交笔友的事,把自己弄伤的事,每一件我似乎都尝试过,右脸上的小坑就是我童年时蹦渠梁不小心摔出的印记,岁月有多长,那个印记就有多久。

聊累了,进屋看电视,电视频道播出得还是当地的乡音,我听不懂,只能看字幕。突然发现这个地方真的好陌生,不过还好,木木一直都在,只是有点想爸妈,长不大的孩子。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上一篇: 6月8日

下一篇: ueditor 基本配置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