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梦醒了
叶子 2016-03-14 22:30:47

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我,风寒还是迫不及待得爱上了我。吃了两天的感冒药,几杯热水下了肚,蒙着被子出了一些汗。周日又乐得屁颠屁颠在公园穿着牛仔外套,蹦得欢。

难受得时候,就拼命得睡,脑子又特别不听话,拼着命想一些陈年旧事。想累了,睡着了,做梦了,梦里总是在不停得赶路,那匹棕色的马似乎是一个摆设,我扬起马鞭,它哒哒的马蹄声,似乎永远定格在同一个地方,我越是着急,它哒哒声越响。

后来,就这样一直较着劲儿。同事打来电话,听不见。朋友发来QQ消息,听不见。我一直沉醉在与马较劲的世界里,街面喧嚣,路人貌似看不见我的存在,卖臭豆腐的大叔戴着黑白相间,镶着几个菱形图案的帽子,一边吆喝着一边数着装在桶里的小木棍。旁边的大姐系着绿色的头巾,鲜亮的色彩总是能引起人们的视线,她搓揉着双手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我不知,我只想知道我的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个地方,没有人注意我,我喊也没有用。

于是,听着吱呀一声,似乎是门开得声音。那个时候,我终于从梦里惊喜,瞪着未知的眼睛,听见木木说,好点了没?起来喝药吧!刹那间,棕色的马只是大脑的一个幻象,那碎碎的哒哒声也飘走了,越飘越远。梦终究是会醒的,纠结的所有事终究都会抚平的。我轻轻得嗯了一声,侧过脸继续思考梦的真实性。

想着想着,忽然想起了曾经做过的一个梦。那时还住在海淀区,梦里灵感一发,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篇文字。教书的先生笑得合不拢嘴,还说孺子可教也,孺子可教也。只记得梦里的我总是与现实的我相碰撞,现实的我竟然想着赶紧拿起笔记下来,待我醒来之时,桌上放着一张纸,纸上写着一步两步三四步,走走停停忘了路。拙劣的文笔,在梦里却分外华丽。

梦醒了,一切都归于平静。
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上一篇: 我之蜜糖,尔之砒霜

下一篇: 小牧人

Copyright © 2020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