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那年的北京
叶子 2016-02-17 22:11:32

今天下午叶竹洪加QQ说,叶子,该更新文章啦。我才想起我都多少天没有管过我的博客啦。纵使生活太多波折,但还得打起精神好好生活。这几天和男友因诸多琐事争执不休,历来以清者自清的生活方式自居的自己,忽然像变了个人,咄咄逼人,蛮不讲理,岁月真是一把利刃,把所有的纯真美好幻化成我曾经讨厌的样子。

还记得那年来北京的时候,是一个下雨天,泥泞的道路溅起水花,将印记留到那条我已扔掉的牛仔裤上,我满怀期待的住着上下铺,不足10平米的房间,卫生间还得走500米才能到。第一次烫发的地方已被拆迁,那时傻白甜的自己第一次去天安门城楼,心里感慨万千。那时我们都很青涩,不懂计较,不畏苦难。

在寝室里,和安安,丽春可以唱着歌儿涮火锅。初入职场,我行我素,说话不拐弯,做事不严谨,委屈了,别人给块糖就破涕而笑啦!那年的北京,似乎还没有这么拥挤,地铁费还没有涨价,两块钱可以转遍整个北京城,还特别殊荣的告诉家人,便宜的不得了。那年的北京,同学还有三五个,周末还能相约一起来爬山。可现在,他们都已各回老家,再也不用挤地铁,再也不用吸雾霾啦。

那年来北京,赶上哥哥结婚,可如今侄子已三周岁。那年的北京,抢红包还没赶上热潮,12306得验证码可自动提交,不是学霸也可以买到火车票。那年的北京,房租还没有那么贵,四百块一个月,还包水电费。邻居都是同学,没事还能串个门儿,蹭碗粥喝喝。那年的北京,男友还是一枚标准模特身材的大帅哥,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,他已胖得买不到合适的T-shirt。那年的北京,娟还是单身,现已做人妇。雪,薇都即将迈入婚姻的神圣殿堂。那一年,我头发染了烫了剪了,一折腾大半年,现在已然找不到曾经的影子。

那一年絮絮叨叨大半天,终究是要尘埃落定。只愿未来,喜乐常在,不忘初心。
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上一篇: 大小孩纸

下一篇: 2016年的第一班

Copyright © 2020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