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洋务团系列
叶子 2014-10-27 17:57:54

现在我把我那群二货盆友归结了一个团,取名为洋务团。

现任命为我二货闺蜜F为此团团长,话说缘由是:昨天我们两个坐一趟火车,在车上各种嗨聊,天南海北的乱侃。朋友要回石家庄,我们是下午三点半上得火车,按理说五点就应该到石家庄了。可是我们俩个愣是没有听到广播喊,终于美女工作人员过来了,我们就询问石家庄几时到?那个美女说,好像是五点七分到呢!我掏出手机一看,我勒个去,现在已经是五点十七分了。那意思是石家庄已经过站了啊,我说好像是的啊!闺蜜还不信这个邪,跑去工作服务台询问,人家说确实是过了。她一个劲儿得责备我说,到站了也不提醒我。我说我是真没有听见广播。哎呀,妈呀戳中笑点了,停不下来了。不过,后来还好,工作人员蛮负责的,给她写了一张纸条,说明坐过站的原因。下了火车,一路上有人接待,最终顺利到达目的地。在此,特别感谢D620得工作人员,谢谢你们如此人性化的服务。

洋务团成员大周,为了招待我这位只吃青菜萝卜的童鞋,特意下厨炒了一个西红柿鸡蛋。更好笑得是,他在打鸡蛋的时候,光顾和我讲话了,鸡蛋华丽丽得打到了垃圾桶里,鸡蛋壳顺利的回到了碗里。我坐在沙发上像点了笑穴似得,笑个不停。尽管听着他说,不要笑了,大不了再打一个。哈哈哈,笑得不行行了,搞笑!好不容易等到吃饭时间了,大家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吃得都很嗨,都是用生命在吃饭呐。只吃着,只见大周捂着个肚子搁那里装深沉,我们问怎么了?他哥华丽丽来了一句,可能牙疼吧!哈哈,第一次听说牙疼有捂肚子得啊!每次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,大周的经典词就出来了,眯着眼睛,摆摆手说,我不想跟你们说什么……

洋务团成员业玲,大清早起来就高吼一嗓子说,谁帮我拿个泡椒鸡爪呢?哎呀,我去,大清早吃鸡爪就算了,还是泡椒鸡爪。业玲的世界偶不懂啊!喜欢唱牛奶咖啡的《越长大越孤单》,哼着越长大越孤单,越长大越不安。喜欢看她特别认真得样子,一脸无辜,一脸单纯的样子。还记得她说,她梦中的王子希望是1米7的男生,不求太帅,只求幽默点就OK!但是她老妈说,其实1米65和1米7差不多啊,关键得看人品。我们说,阿姨,差很多好不啦!我们一起团购去轮滑,业玲第一次滑轮滑,穿上鞋根本站不住,我们一路搀扶她到椅子上,她就负责拿起手机拍我们摔跤的丑样子,回到家里还悻悻地说,每一次看到你们摔跤,我就笑个不停,现在笑得我腰劲椎痛。

洋务团成员家家,外号馒头,每次我们说最爱吃得饭是炒馒头,油炸馒头。他就直呼伤不起,伤不起。在KTV里,我们一直唱歌唱到凌晨五点,拼尽生命去唱歌。在我心中,馒头就是所谓的麦霸,感觉他什么歌都会唱。在沙发上又唱又跳,好不容易气氛high起来了,他说把灯关了吧,接着显示器就这样被他拔了。真心不想说啥了,刚点起得最炫民族风立马变成了催眠曲。他说刚毕业那会儿,也不知道读书读傻了,还是脑袋被门夹了。听说网上又什么致富的门道,人家说需要预付一万元,二话没说就把钱打过去了,最后钱就不明不白得打水漂啦。年轻的时候,总是会干一些冲动的愚蠢事情,时间总是会抚平内心,再说起来总是能一笑而过,风淡云轻。

洋务团成员竹子,出趟远门能把钱包手机都丢了。什么银行卡,身份证都瞬间没了。人这一辈子,总是会有这样那样倒霉的事情,每每说起感觉自己的生活总是这样与众不同,多姿多彩。无论生活再艰难,竹子总是可以用唱歌的方式来排解生活的烦恼。还记得高中我们还是同桌的时候,只要放学铃声一响,她总是会第一个冲出教室,然后我们一起手拉手冲进食堂。有一次,我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一分钟,她正要伸手拉别人的时候,抬头一看,哎呀,我去,是个男生。去食堂的路上,她一路喋喋不休得数落我,然后我在一旁不顾形象得大笑,阳光洒在我们的肩头,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。

洋务团成员老韩,喜欢和我无休止的斗嘴,好像不争出个输赢不罢休。总感觉我们初中的时候,是死对头。可是后来莫名其妙成了最好的朋友,这算不打不相识吗?老韩的强项就是说话,一个大男生总是能说出N多种奇奇怪怪的说法。还记得老韩最喜欢说脏话了,老班为了让他改掉这个坏毛病。只要他一说脏话,就罚款充当班费。然后,好笑得是他两个月没怎么说话,后来他说不说话真是会憋死人的啊!笑死我算了,瞧这出息。

洋务团的成员都是用生命在演绎生命的精彩,我们常说再不疯狂就老了。所以每每做一些事情,我们就拼劲全力,力求完美。尽管拼搏路上,有苦也有甜,我们一直努力着,向往着美好出发。

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上一篇: 累觉不爱

下一篇: 太原,我来了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