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有叶有果
叶子 2014-05-19 13:14:01

我是叶,她是果。我们是长得超像的姐妹,总是在街上被别人喊成对方的名字。我们都比较执拗,不喜欢别人喊错自己的名字。总是埋怨对方的长相怎么可以如此相似,有得时候甚至讨厌别人说,你和你姐姐(妹妹)好像噢!然后一脸不屑的说,是吗?曾经果问过爸妈为什么给她起这个名字,他们说你姐姐是叶,你必然就是果,有叶就会有果。我听了他们的解释,反问爸妈,老师不是说开花结果吗?没有听说过开叶结果啊!对我们的疑问,他们也恍然大悟说对呀!有得时候,我真是服了两个大活宝的混乱逻辑。

我是叶,她是果。我钟情于计算机,而她对计算机一窍不通。每每我给她讲一些常用的快捷键命令,她就说,姐,你别说了,我头疼!我只能说,不急,慢慢来吧!小时候,我们两个在一个被窝里讲学校里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,她总是乐的开怀大笑,而我总是特别配合得说,真有意思。

我是叶,她是果。不知从什么时候,她似乎对我有一些依赖,生活中遇到什么事情,都是姐,我该怎么办?其实,我这个人总是会讲一些大人的话,但是真正碰到事情,我也如落难的王子般不知所措。其实,在生活里,我更像妹,而她像姐,只是因为出身社会过早的她,脸上多了一些老成,而我工作没几年,脸上只是平添几分幼稚。每次和她逛商场的时候,她总是走在最前面,连收银的小姑娘对她说,你今天带你妹妹逛街啊!她自以为是占了便宜一般,她点点头以此示意,却在心里暗暗偷笑。

我是叶,她是果。小时候,小卖部离家比较远,我总是懒得出门,宅在家里玩游戏,想吃零食的时候就对她说,帮姐买点吃的吧!她又用她一贯的招法说,那你喊我姐,我就去啊!我一想,喊一声姐,又不掉价,于是我就厚着脸皮说,姐,去买点吃的吧!现在想想,那时的老妹真是单纯到家了,单纯到没朋友啊!

我是叶,她是果。夏天的时候,蚊子特别多,一直叮咬着我们睡不着觉。于是,我起来拿起蝇拍子把那个最大的蚊子打死了,果在一旁指着自己的心说,当蚊子死的那一刹那,我的心难过死啦!我在那里笑的直不起腰,为了成全蚊子和果成为好朋友,我们就抓着活蚊子放在一个瓶子里,观察它能在瓶子里挣扎多少。想想,还是蛮残忍的嘛!

我是叶,她是果。在某个时候,她说她奢望一场惊天动地的婚礼,她让全世界都知道她很幸福。我说,太浮夸了!场面是给别人看的,日子还是自己过的。她说,那你呢!我说我希望在教堂里办一场婚礼,来一个最俗气得说,你愿意嫁给他吗?然后我特别大声得说,我愿意!她说我看国产电视剧看多了,老是把生活点缀成花边的城墙。

我是叶,她是果。每当她难过的时候,我也难过。每当我难过的时候,她也不好受。别人都说,这是心里感应,尽管我们不是双胞胎。因此,在某一天我们决定无论多么多么难过,我们都快乐得面对一切,这样对方就不会无缘无故不高兴!
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