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 韶华追忆 > 

穷折腾(二)
叶子 2013-10-14 00:00:00

在西安上学的时候,结实了三个活宝,大珍,时而自我,时而世故;娟子,时而可爱,时而有点小心思;香香,时而柔弱,时而有些马大哈。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在西安的日子那么难忘,她们的陪伴让我的内心时不时有些小感动。在学校里,什么佩戴校徽,什么穿西装打领带,什么排队在华西大道上溜圈子,我已经够折腾了,这丫得校长比我还能折腾啊。改变不了那么多,只能忍气吞声得接受,于是我跋扈张扬的个性逐渐被所谓的军事化管理的校规磨没了,铲平了。
        
偶尔我不想穿高跟鞋,听那咯噔咯噔烦乱的声音,于是我穿上了白色的运动鞋配那身所谓的正装。正听歌间,一个姓王的老师把我叫出来站在门口,我说老师,有事吗?他一脸严肃地说,女孩子嘛,就要好好照顾自己噢!我就很纳闷儿啊,我哪里不照顾好自己啊,吃嘛嘛香的。紧接着他指向我的白色运动鞋说,西安也有卖那种老北京布鞋,穿着也舒服得体,穿运动鞋搭配西装不太合适吧!我说噢!于是我第二次又穿上我独特的style装扮,似乎老师的话就是那耳边风,一会儿工夫就尘埃落定了。曾经我也看过那种礼仪的书籍,确实运动鞋搭配西装是大忌,可是穿的舒服,大忌那又怎样?照老师说得搭配一双老北京布鞋,那也蛮难看的。
        
大一的下学期莫名其妙的去了趟深圳,结识了疯疯癫癫的死乖,离开的时候,听老员工老张说,她哭成个泪人了,而我却在回西安的路上。每一次相识都会带来很多温暖,间杂着些许离别伤感。偶尔翻翻曾经的照片,想起那些年坐摩天轮坐到吐,滑旱冰滑到齐摔跤,KTV唱歌唱到一起哭,不知道这种情谊算不算刻骨铭心的友情,但我认为就是!阿玉说我上学的时候玩,玩的时候还在玩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终于有一天我折腾够了,安静得呆着屋子里听MP5,她又觉得有些反常。我知道,只要我在家打开音响,拿着话筒,边唱《最炫民族风》边蹦跶,他们才觉得这才叫所谓的正常状态。
        
大二的时候天天忙学生会宣传部的事,忙得和国家总理有一拼,后来忙疲乏了,撂挑子退出了那个整天出板报的部门,过我的自在日子。他们说我不折腾会儿不肯罢休!为了证明他们说得挺对,我继续折腾。在学校社区里注册了两个号,一个号是男生,一个号是女生,为了改变以前小四传染的文风,我用转换性别角色的办法,走出那个深不可测的圈子。写了一年的帖子,清丽柔美的笔锋也有,言辞激烈的文风也有,偶尔写一些类似赋的文字装装文艺青年。香说读我写的文字,有种特别的感觉,我想我还是没有走出小四的圈子,一直在幻城中徘徊。

大三的时候,突然和阿玉说,我要去北京!老雷说这是还没有折腾够啊,说吧需要多少钱?突然很喜欢这种放养式教育管理,让我一直有一颗漂泊的心,但是苦了我那受不了的胃,每次坐车我都会晕来晕去,我的胃一直反抗我这种没有休止的折腾。

yezismile wechat
欢迎关注博主公众号
分享:

Copyright © 2018
www.yezismil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29736号-1